header
·网站首页 ·贵州手机报 ·投稿 ·96677 ·新闻排行 ·繁体 ·RSS ·ENGLISH ·日本語
关键词:
多彩播报  新闻  评论  专题  策划  宽频  名博  社区  权威发布  社情民意  文化  教育  旅游  公益  健康  娱乐  图片  企业  工业  电商  黔茶  金融  彩票  国内国际
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> 凤冈频道 > 文化艺术  
等雪
2018-02-14 16:27 作者:胡启涌 来源: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
贵州手机报|新闻客户端 |新闻热线:96677|投稿
分享到:

  “说好的雪呢?我渴望一场白色的火焰把大寒煮熟成童话,每个人的内心都在一股寒流中流年似水。”望着窗外静好的远山,守着无雪的冬天,我想起诗人刘雨峰的诗句。就像花朵失约春天,雪在今年冬天迟迟不来。已连续冷了三天,山里人家的青瓦上都有了一层薄冰,雪花却生气似的总是不飘落。

  雪在我的记忆里总是漫天飞舞,从未停过,多次梦见自己赤裸着身子,像婴儿一样躺在雪原上痛快地哭着。小学时读柳宗元的《江雪》着魔似的喜欢,还天真地想过,如果把“江雪”作为一篇童话来读,那意境会迷倒更多的读者。爱上文学后,我发疯地喜欢前苏联文学作品中都有一片寂静的雪原、有一片积雪覆盖的白桦林、有一条穿过雪原的冰河……铺天盖地的雪花被凌厉的西柏利亚寒风裹挟着,呼啸着卷向远方,那雪花一直在我的记忆里狂舞不息、晶亮不化。

  那年月,我家住在一个山沟里,大雪封山后,一家子只好守着火坑过冬,我们兄妹却忘记了寒冷疯狂的玩雪,争着摘取挂在屋檐上的凝冰条。被柴火薰得满身是灰的父亲走出屋后,把双手交揣在衣袖里,看着外面白茫茫的天地一脸焦灼地叹道:“又是凝又是雪,冻天冻地半个月。”父亲这么一说,我们兄妹就疯不起来了。四野皆雪,我们一家住在山沟里无法出山,买包盐巴都成困难,还有圈栏里猪牛的食源更让人揪心,就连全家的饮用水也难续上。水井在沟底,离家有一华里路,总不能让水缸见底全家叫渴。父亲哈了哈气,搓了搓手,挑上水桶就往沟底走去。临走时将一把柴刀别在腰间,叫上我一起走进茫茫大雪中。去水井的路虽是不远,但是要穿过一片竹林。竹子是一种长得粗壮高拔的慈竹,一夜的雪早把它们压折在路上,父亲放下水桶用柴刀砍去拦路的竹子。一刀下去竹枝上的积雪纷纷“砸”在父亲身上,父亲无所谓,只顾一个劲的砍,累得头上直冒热气,十分显眼,雪絮遇到热气变成雪水把父亲的棉袄外套都浸湿了。

  所谓水井,其实是一个隐在低处的岩腔,水从石穴中渗出,然后再蓄成一个小水洼变成了唯一的水井,滋养着我家祖祖辈辈。虽然水面上有层薄冰但不碍事,父亲放下水桶蹲下身子,用葫芦瓢轻轻敲碎薄冰后,将清冽的井水一瓢接一瓢地窊在水桶里,满上后用扁担钩挂住桶梁,然后抓住扁担往上一抛,一挑水便稳稳地落在了父亲的肩上。

  我拿着葫芦瓢踩着吱咯作响的积雪,跟在父亲身后听父亲哼着“冬月里来哟雪花盖过人,腊月里来噻买年货要进城……”父亲的唱腔有些沙哑,在呼呼作响的寒风中让我听得不很清楚。一挑清凉的水在父亲肩上,悠然地从左肩换到右肩,又从右肩换到左肩,在父亲歌声的节拍中巧妙地躲过一路上的乱石和土坎。大雪一直随风乱飞,到家后父子俩都成了雪人。

  至今想起大雪中挑水的父亲,无边的雪花便纷飞在我眼前,始终温暖着我…….

  无冬不雪,少时的记忆里整个冬天好像都在下雪。山里的娃儿冬天上学最苦,只好带上一个竹子编制的烘笼取暖。我的同桌比我大,他的烘笼总是燃得旺旺的。他常常抡圆烘笼悬空的摔,将炭火“摔”得红红的,再用两根木棍儿夹起放在我的烘笼里,使我少了好多寒冷。

  老家有谚语“人看从小,马看吃草”,真是有理,我这位小学同学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。他知道我喜欢连环画,记得有次他给我讲只要我给他5块钱,他把家中十几本《三国演义》连环画偷出来卖给我,那怕缺页破损也一分不少。即便是现在,每次同学聚会他谈的仍是些挣钱不倦的话题,而我则依然沉迷在文字里,一天不读读写写就找不到任何乐子。

  说到5块钱,够坑人了,山里娃哪有那么多钱。就在那年大年三十那天,父亲破例给了我5块钱的压岁钱,我拿到钱后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把《三国演义》连环画买来,就忘记了过大年,转身便钻进了漫天的大雪中往同学家跑去。同学家距我家约有8公里,一路上飞雪不停,一路上我飞奔不止。到得同学家后,他却叫我呆在屋后的草垛下,等他将连环画偷出来卖给我。草垛无法挡住飞雪,双手冻得像十根红萝卜,我不停地哈气取暖,不停地跺着浸湿的双脚。“三国”太遥远了,等了很久,他才将连环画偷出来,怯生生地用一张糙纸包着,我左手交钱,右手接过心想的“三国”,彼此揣着同样的寒冷和不同样的收获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。

  天色已晚,一家人都在等我吃年晚饭,当看见我披着雪花抱着一包连环画走到离院坝不远时,听见满是怒气的父亲说道:“今天不是过大年,老子不捶死你才怪。”我早以冷得全身筛糠,一路滚爬也解除不了打颤。父亲的怒吼吓得我扑通一下摔在雪地里,怀中的连环画散落一地。我爬在雪地里一边挣着站起,一边用冻僵的手去拾捡连环画。这时,父亲不再吼了,与母亲一起到雪地中将我扶起。母亲边拾边叨念着:“娃儿,这书莫非还比过年重要吗。”吃过年晚饭,堂屋里烧起了红红的炭火,一屋子暖暖的。父亲叫我把浸湿的连环画抱来,放在炭火上一页一页的烘干。炭火将父亲微醉的脸映得红红的,他抚摸着我的头说:“读完了,摆给我听,多讲点张飞的故事哦。”

  天已黑尽,屋外偶然传来竹子被积雪压断的声音,我却在这个雪夜,在油灯下,痛快地读作《三国》中的鼓角争鸣和刀光剑影。

  雪落大地静无声,飞雪一直陪伴着我。19年前的一个冬天,我去一家市级报社应聘,那天很冷,副总编把我安顿在报社值班室,值班室里没有任何取暖设备,我只好半躺在床头,用被子将自己严严的捂住。傍晚时分下起了大雪,纷纷扬扬,铺天盖地,在异乡的雪夜中,寂寞与寒冷包裹着我,我不禁想起了家人,思考起未来的路。当晚我就爬在床头写了一篇散文《窗外雪花飞舞》,后来登在我供职的这家报纸上,今天再读依然感动如初。那晚,孤独与飞雪注定让我纠结一夜,我写完稿子后仍然无法入睡,天亮后我开始了我的记者工作,去一家约好的企业采访,离开值班室时报社还没上班,我给副总编写了一张纸条,从他办公室门缝里塞了进去,内容大致是一满纸的表态语言,最后一句我至今记得:“放心,大雪作证。”之后的日子,我虽然没有在记者这条路上走下去,但是从未放弃过创作,因为我忘不了那夜的雪,忘不了“大雪作证”。

  今年冬天飞雪还没有来临,我期待着她在某一个早晨或者深夜,奇迹般地从天空飘落下来。然后,我守着一地的洁白,静静的去梳理关于雪天的往事,去拾起曾经的雪地岁月。

  是的,飞雪会来的,不然她会负了这个冬季,负了我的等待。(胡启涌)

 编辑:余旭  
分享到:
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 
相关阅读
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   2016-12-29
全面深改三年: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   2016-12-29
【深读深改】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   2016-12-29
【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】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   2016-12-19
 
 
新闻推荐
· 贵州夹岩水利枢纽及黔西北供水工程大江截流成功
· 遵义农民工返乡创业玩起“新”经济
· 他的大健康产业带动24户村民致富增收
· 生态养殖 助力脱贫攻坚
· 建院70年遵义医学院成西部医学人才培养重要基地
· 跨省异地就医实现“零距离”结算手续咋办?
图览贵州
红色题材歌剧《邓恩铭》10月12日公演
为祖国庆生,龙里数十小朋友为祖国画像
记坚守岗位的贵阳市轨道交通2号线建设者
万山:矿尽城衰中崛起的绿色新城
朱加贤:工匠之心指引奋进之路
这五年,六枝这“六大变化”让你不可想象!
瓮安:造血式扶贫促贫困劳动力创业就业
万山产业脱贫的路径选择
视频新闻
艺术家创震撼3D地貌视频
记者卧底微整形培训班
大学生称扶老太遭诬
狠心父亲论斤卖儿子
新闻排行
footer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